您现在的位置:西域时讯
西域文化追风人――记塔里木大学西域文化研究院院长廖肇羽

杨桦  亚洲中心时报记者


        西域为中西交通极其重要的枢纽地带,西域文明跨越时空,苍茫深远,错综复杂,负载着沉重的文化符号和历史积淀,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吸引了古今中外无数学者关注与探究。 整整十年了,西域文化研究院廖肇羽院长带领一个团队致力于研究西域文化、收集西域文化各个历史时期珍惜文献、珍贵文物,通过学术交流与合作、开放西域文化博物馆等多种形式向人们展示西域文化的神秘与精要,为人们掀开了西域文化神秘面纱的一角,牵着人们的心灵去感知不朽的灵魂悸动。
       2000年9月,湖南岳麓山上的枫叶还没有红透,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在湖南电视台担任文字编辑的廖肇羽,从湘江河畔来到塔河之滨,应聘到塔里木大学人文系当老师。1年后的金秋十月,塔里木大学成立西域文化研究所(2011年更名为西域文化研究院),从小对西域文化着迷的成了该所的第一任所长,那年他28岁。廖肇羽的伯父为黄埔第四期的学员,曾长期活跃于塞外,丝路西域行成了抹不去的记忆。这些对我的人生历程影响极为深远,觉得不去西域和不登长城一样会让人抱憾终生。
       美国人类学家摩尔根说:“塔里木河流域是人类文明的摇篮,假如找到历史老人遗留在塔克拉玛干这把钥匙,世界文化的大门就打开了”;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说过:“假如生命能够重来一次,我期望生活在塔里木纳文化汇聚的福地”;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说:“这片地球上幅员最为辽阔的陆地,源源不断散发出令人着迷的魅力,并主宰了我往后的整个生命”;中国学者季羡林说:“论及中外文化融合,最为显赫的当属西域,中原华夏文化、印度佛教文化、波斯-阿拉伯文化、希腊-罗马文化等四大文明体系唯一汇流的地方就是今天的新疆和敦煌,业经千百年的创造升华,成为人类共同的文化结晶。”中外学者的精辟论述显示它是一门不折不扣的“国际显学”,学术价值与战略意义都得到了人们的广泛认可,同时意味着塔里木大学进行该项研究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作为特色学科建设极有发展潜力。
       在塔里木大学西域文化博物馆门前,“西域文化研究院”七个朱砂红字深嵌在一块直径两米的半圆石磨上,这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的产物。沧桑岁月历史飞转,不朽文化传承使命。塔里木大学西域文化博物馆是新疆南疆地区的大型多功能历史类博物馆。该馆占地面积2176平方米,馆内收藏有新疆各历史时期的珍贵文物,及大量的图片资料和文字资料。藏品类别包括雕塑,铜器、陶器、铁器、玉器、木器、布帛等文物,藏品总量达到2030件,其中实物965件,场景复原13个,图片743张,表格9幅,另有库存文物650余件。
       走进博物馆,首先看到的是西域人文地理沙盘,在廖肇羽院长的讲说中,古代西域幅员辽阔的景象跃然显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这个沙盘以二十四史的唐代西域地图为基础,结合现代信息采集等科技手段,西域人文地理沙盘展示了西域山川地貌和人文景观的排布,这在学术界也非常具有独创性。西域内陆河流湖泊南北纵横,大漠绿洲连绵相嵌,野生动物成群结队,当年音乐、舞蹈、绘画、雕塑和大漠驼铃、万里黄沙、晶莹冰雪浑融一体,构成了壮烈而优美的史诗,至今仍令人无限向往。
       塔里木大学西域文化博物馆现设有综合陈列的中央大厅西域人文地理沙盘、序厅的五大文明、环境文明与名人像赞的两大长廊,专题陈列分为史前文化、族群文化、宗教文化、屯垦文化、墓葬文化、文化融合、学术源流、丝路书画坊、文化演播室等九大展厅,通史陈列分为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十国、元明、清代、近现代等九大展厅,共计二十二个有机组成部分。
       作为精神支柱的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谱系,廖肇羽的目光恰好聚焦在区域文化,期望在民间文化抢救保护、创新开发、交流合作及产业化方面有所作为,并首先从家门前的文化遗产予以突破。2003年间,阿拉尔市附近的两位青年农民在沙漠里拾柴禾时,无意间发现了一座有两层楼高的沙丘上布满了棺木。廖肇羽和西域文化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得到讯息后,先后两次来到该古墓群进行考察。自治区文物局也委派新疆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专家随后对该古墓群进行初步考察,乃至抢救性挖掘。墓区中屈肢葬、男女合葬比比皆是,石器、木器、陶器、铜器、铁器、银币、料珠应有尽有,种种迹象表明,延续时间漫长。更奇的是,墓中的古尸虽然年代不同,但一律头发金黄,颧骨高耸,脸型狭长,呈现出欧罗巴人种的诸多特征,这证明在公元前,古代中亚各族不断在此往来。后来其中不少文物业经英国贝尔法斯特皇后大学的C14测年中心鉴定为距今四千余年至九百余年不等的时间段,这一发现把阿拉尔区域人类活动的历史上溯到近四千年的远古时期(夏商的青铜时代),使阿拉尔这一新兴的屯垦城市从此拥有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廖肇羽所带领的这个研究团队积极进行田野调查,十余年中踏遍天山南北、塔河两岸。他们多次深入库车、新和、阿瓦提、麦盖提、于田、策勒等少数民族聚居的乡村辟野,针对龟兹乐舞、刀郎文化、于阗文化、羌人遗风,针对民风民俗,开展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调查、抢救、保护工作。每次下去都带上一些简单的食物奔忙在相距几十多公里之遥的古村落。他们将考古资讯、田野调查、文献考证结合起来,以相互阐发,通过各种渠道搜集、整理海内外西域文化研究方面的古籍新书和音像资料,以及相关辅助资讯。目前文献书库收藏的西域研究典籍、图册涵盖历史、地理、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等领域,其中包括法藏、俄藏《西域文献》、来自东瀛的《西域考古图谱》,以及新疆各地多年来编纂出版的地方志和农垦师团志等等。与此同时,汇集了数量庞大的西域历代民间故事、民间歌谣、民间谚语,展开了《昆仑神话系统的搜集整理及其研究》,编辑出版的《西域历代文学作品选注》弥补了传统文学史的巨大不足。 数年来,塔大西域文化研究院的研究人员还承担了包括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在内的《环塔里木历史文化资源调查与研究》、《环塔里木多元民族文化与国家向西战略》、《佛教和伊斯兰教在西域的冲突与融合》、《环塔里木多族群文化融合研究》、《塔里木河流域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与文化生态平衡》等研究课题。探究西域历史及现状的学术论文《库车民歌的文化学阐释――兼论龟兹歌舞与刀郎歌舞的差异互补》、《历史夹缝中的诗意和浪漫――多维视野下的刀郎文化》、《文化戍边视野下的丝路文明融通》等纷纷出炉。长期的田野调查为西域影像志奠定了扎实基础,制作了高质量的《欲说丝路话西域》、《走进西域文化》、《西域风起塔里木》、《胡杨神韵》、《昆岗无声越千年》、《美仑美奂雷公仙》等文化影碟,以此向社会各界人士呼吁参与民间文化遗产抢救。
       古村落是民间文化的载体,他们所抢救保护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就像光彩夺目的羽毛,必须粘附在漂亮的孔雀皮肤上。现在,他和他的团队已广泛运用现代技术持续进行田野调查,照相机、摄像机、遥控飞行器、遥感仪器平台、卫星定位系统、非线性编辑机等现代技术设备,为西域历史文化资源的搜集整理铺垫了数字化技术基础。持续十余年的“数字西域”项目对当地城池、关隘、戍堡、烽燧、道观、文书、洞窟、岩画等重要历史遗迹采集数字影像、建立缩微模型、完善电子档案,使数字西域文化作为历史古迹的电子标本得以永久保存,是用虚拟现实等新技术方式复原历史真相,弘扬文化传统。尤为可喜的是,对口支援的浙江大学经过多次考察,也将数字西域文化作为重大突破口,两校群策群力将数字敦煌与数字西域顺利对接,成立了“浙江大学―塔里木大学西域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多学科交叉的合作研究曙光在望。
西域文化研究院还责无旁贷地承担起了对西域屯垦文化抢救和保护的职责,被他们纳入抢救视野的包括阿拉尔的屯垦遗址,当年的苏式建筑、军垦战士住过的地窝子、使用过的独轮车、坎土曼、抬把子以及当地少数民族使用的油灯、洗手壶、胡杨雕凿的料槽、马鞍等。这些年,廖肇羽痴迷于西域民间文化,持续反复调研、申报并启动了大量配套课题,比如“塔里木河流域的环境变迁与文明兴衰”、“文化人类学视野下的环塔里木民间文化研究”、“环塔里木文化遗产与族群融会的演进轨迹”、“历代屯垦戍边与中原华夏文明在西域的传播发展”,并跨越海峡与台湾中华佛学研究所共同主持了大型课题“丝路中印文化交流研究”,包括故宫博物院、中央美院在内的两岸8所高校和研究单位参与了该课题的研究。撰写了《重振丝绸之路与亚欧对话新机制》、《丝绸古道与亚非欧文明版图的内在因缘》、《西域战略纵深与文化戍边构想――兼论弘扬中华传统为新疆长治久安与跨越式发展奠基》、《大西线南水北调与环塔里木生态趋向》、《西域南洋内在精神的同构性》、《沙雅县文化资源特性及历史文化发展》等大量研究西域文化的论文。
       2004年以来,塔大西域文化研究院先后和库车县合作建立了龟兹文化研究基地;与新和县合作建立了西域汉唐重镇研究中心;与阿瓦提县共同建立了刀郎文化研究基地、与新疆龟兹研究院建立了佛教文化研究基地。他们还计划在南疆各地合作建立具有浓厚地域文化特色的研究基地,逐步形成以塔里木大学为中心的环塔里木文化研究网络。
       廖肇羽院长所带领团队积极拓展对外学术交流,激起了海峡两岸文化交流的波波热潮。2004年夏天,塔里木大学和台湾静宜大学结成了姊妹学校。同年10月底,塔里木大学与台湾法鼓山中华佛学研究所结成了姊妹学校,并举办海峡两岸丝路文化学术交流会,台湾法鼓山中华佛学研究所、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武汉大学、新疆龟兹石窟研究所等高校和研究单位总共有20多位学者不远万里前来赴会,在塔里木河畔掀起了一次两岸学术交流的高潮。2007年3月31日至4月2日,“海峡两岸丝路文化与旅游学术研讨会”在塔里木大学成功举行,来自台湾静宜大学、清华大学、岭东科技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兵团民间文艺家协会、新疆师范大学、喀什师范学院等海峡两岸的60多位代表参加了这次研讨会。2008年8月初,来自全国各地的6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在塔里木大学举办的 “环塔里木中外文化交流”学术研讨会。研讨会围绕环塔里木区域的中外文化交流及文化多元成因;环塔里木区域文明与多民族、多宗教文化融合;近代环塔里木区域的探查史及西域百年学术史;丝路艺术的价值重估四大主题深入探讨。为了促进中印间的文化交流,彰显法显、玄奘、义净三位西行大师的伟大壮举,台湾法鼓山中华佛学研究所与塔里木大学于2008年9月在新疆阿拉尔市联合举办了“中印丝路文化交流学术研讨会”。有来自台湾法鼓山中华佛学研究所、法鼓佛教学院、台湾大学、台北大学、清云科技大学、玄奘大学、中国文化大学、台北故宫博物院、印度德里大学、英国卡迪夫大学、日本名古屋大学、土耳其哈斯特帕大学及塔里木大学、新疆龟兹石窟研究所、新疆艺术学院、敦煌研究院等单位的3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会议。2010年8月,来自大陆、台湾、香港和澳门的70多位学者齐聚塔里木河畔的塔里木大学,参加此间举办的“2010年海峡两岸西域文化交流学术研讨会”。2010年11月,“千年西域,百年新疆”文化论坛在塔里木大学召开,疆内外数十名学者针对西域历史、文化等方面的问题开展学术讲座和学术研讨会,围绕“千年丝路与中外交流、千年西域与中华文明、千年屯戍与民族融合、百年新疆与西部开发”四大话题进行了广泛研讨。